产品展示
PRODUCT DISPLAY
产品展示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 > >型号ZBA-PHL 50-240 ID:308189

型号ZBA-PHL 50-240 ID:308189

  • 更新时间:2018-10-14
  • 产品型号:
  • 厂商性质:经销商
  • 产品品牌:
  • 产品厂地:上海市
  • 访问次数:716

简要描述:

岩锡智能企业文化

企业全称 — 上海岩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英文名称 — Shanghai origist Intelligent Technology Co.,Ltd.
企业愿景 — 领跑智能工业科技领域
经营理念 — 客户的问题就是财富
服务理念 — 用真诚感动客户
质量理念 — 用质量赢得未来
型号ZBA-PHL 50-240 ID:308189

在线咨询 点击收藏
品牌其他品牌3C额定电压范围36V及以下

上海岩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是一家以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为主的集技术研究与设计、采购、销售于一体的优势服务商;

公司业务领域涉及冶金钢铁、汽车制造、电力、环保监测、暖通、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重点行业,以提供生产线上的技术解决方案为主;

公司合作的有4000多个产品品牌,涵盖机电设备、仪器仪表、夹具磨具、泵阀电机驱动、电力电子元器件等产品种类,可满足任何的技术参数需求;

公司技术解决方案*由于自主研发设计,产品承诺源头一站式采购,确保原厂*产品;

岩锡智能以规范化的管理、简单快捷的供应模式、优质完善的售后服务迎接更好的未来!

1、价格实惠

2、货期准且快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080-3-MV  ID:3247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080-3-OV  ID:32479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00-2-MV  ID:324808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00-3-OV  ID:32481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25-3-MV  ID:324828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25-3-OV  ID:32482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60-3-MV  ID:32484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160-3-OV  ID:32484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200-3-MV  ID:32486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200-3-OV  ID:32486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240-3-MV  ID:32473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P-240-3-OV  ID:32473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050-3-OV  ID:32474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064-3-MV  ID:32476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064-3-OV  ID:32476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080-3-MV  ID:32478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080-3-OV  ID:32478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00-2-MV  ID:324798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00-2-OV  ID:32479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25-3-MV  ID:32482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25-3-OV  ID:32482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60-3-MV  ID:324838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160-3-OV  ID:32483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200-3-MV  ID:32485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TCU-Z-200-3-OV  ID:32485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MT-MMS 22-PI  ID:30103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ST-MMS 22-PI1-NPN  ID:30102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ST-MMS 22-PI1-PNP  ID:30102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ST-MMS 22-PI2-NPN  ID:301028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ST-MMS 22-PI2-PNP  ID:30102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40  ID:30004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50  ID:30004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64  ID:30004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80  ID:30004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100  ID:30004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125  ID:30004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160  ID:30004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 200  ID:30004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S 80  ID:551827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S 100  ID:551827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S 125  ID:551827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S 160  ID:551827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UZB-S 200  ID:551827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SRU-plus 20/25/30  ID:3573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SRU-plus 35  ID:3577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SRU-plus 40  ID:3579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SRU-plus 50/60  ID:3581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B-PGN-plus 64  ID:3100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B-PGN-plus 100  ID:31009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EH 35  ID:31351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VEH 55  ID:31351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WV-G1/8-6  ID:993712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WV-G1/8-8  ID:993673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50-40  ID:30019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64-50  ID:30019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80-64  ID:30019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100-80  ID:300194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125-100  ID:30019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DPG-DPZ-plus 160-125  ID:30019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EGL 90  ID:100110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50  ID:31171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64  ID:31172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80  ID:31173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100  ID:31174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125  ID:31175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160  ID:31176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200  ID:31177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L-plus 240  ID:31178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FH 30-100  ID:300220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FH 40  ID:300221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FH 40-125  ID:300223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FH 50-160  ID:300222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HL 25-100  ID:30812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HL 32-125  ID:30814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HL 40  ID:30816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HL 50-240  ID:30818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HL 63  ID:308269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SH-22-80  ID:300225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SH-32-100  ID:300226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SH-42-125  ID:300227

热销德国schunk原装产品  型号ZBA-PSH-52-160  ID:300228

翠翠的母亲,某一时节原同翠翠一个样子。眉毛长,眼睛大,皮肤红红的。也乖得使人怜爱——也懂在一些小处,起眼动眉毛,使家中长辈快乐。也仿佛永远不会同家中这一个分开。但一点不幸来了,她认识了那个兵。到末了丢开老的和小的,却陪那个兵死了。这些事从老船夫说来谁也无罪过,只应“天”去负责。翠翠的祖父口中不怨天,心却不能*同意这种不幸的安排。摊派到本身的一份,说来实在不公平!说是放下了,也正是不能放下的莫可奈何容忍到的一件事! 

那时还有个翠翠。如今假若翠翠又同妈妈一样,老船夫的年龄,还能把小雏儿再育下去吗?人愿意神却不同意!人太老了,应当休息了,凡是一个良善的乡下人,所应得到的劳苦与不幸,全得到了。假若另外高处有一个上帝,这上帝且有一双手支配一切,很明显的事,十分公道的办法,是应把祖父先收回去,再来让那个年青的在新的生活上得到应分接受那幸或不幸,才合道理。 

可是祖父并不那么想。他为翠翠担心。他有时便躺到门外岩石上,对着星子想他的心事。他以为死是应当快到了的,正因为翠翠人已长大了,证明自己也真正老了。无论如何,得让翠翠有个着落。翠翠既是她那可怜母亲交把他的,翠翠大了,他也得把翠翠交给一个人,他的事才算完结!交给谁?必需什么样的人方不委屈她? 

前几天顺顺家天保大老过溪时,同祖父谈话,这心直口快的青年人,*句话就说: 

“老伯伯,你翠翠长得真标致,象个观音样子。再过两年,若我有闲空能留在茶峒照料事情,不必象老鸦到处飞,我一定每夜到这溪边来为翠翠唱歌。” 

祖父用微笑奖励这种自白。一面把船拉动,一面把那双小眼睛瞅着大老。 

于是大老又说: 

“翠翠太娇了,我担心她只宜于听点茶峒人的歌声,不能作茶峒女子做的一切正经事。我要个能听我唱歌,却更不能缺少个照料家务的。‘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走得好,’唉,这两句话恰是古人为我说的!” 

祖父慢条斯理把船掉了头,让船尾傍岸,就说: 

“大老,也有这种事儿!你瞧着吧。”究竟是什么事,祖父可并不明白说下去。那青年走去后,祖父温习着那些出于一个男子口中的真话,实在又愁又喜。翠翠若应当交把一个人,这个人是不是适宜于照料翠翠?当真交把了他,翠翠是不是愿意? 

八 


初五大清早落了点毛毛雨,上游且涨了点“龙船水”,河水全变作豆绿色。祖父上城买办过节的东西,戴了个粽粑叶“斗篷”,携带了一个篮子,一个装酒的大葫芦,肩头上挂了个褡裢,其中放了一吊六百钱,就走了。因为是节日,这一天从小村小寨带了铜钱担了货物上城去办货掉货的极多,这些人起身也极早,故祖父走后,黄狗就伴同翠翠守船。翠翠头上戴了一个崭新的斗篷,把过渡人一趟一趟的送来送去。黄狗坐在船头,每当船拢岸时必先跳上岸边去衔绳头,引起每个过渡人的兴味。有些过渡乡下人也携了狗上城,照例如俗话说的,“狗离不得屋”,一离了自己的家,即或傍着主人,也变得非常老实了。到过渡时,翠翠的狗必走过去嗅嗅,从翠翠方面讨取了一个眼色,似乎明白翠翠的意思,就不敢有什么举动。直到上岸后,把拉绳子的事情作完,眼见到那只陌生的狗上小山去了,也必跟着追去。或者向狗主人轻轻吠着,或者逐着那陌生的狗,必得翠翠带点儿嗔恼的嚷着:“狗,狗,你狂什么?还有事情做,你就跑呀!”于是这黄狗赶快跑回船上来,且依然满船闻嗅不已。翠翠说:“这算什么轻狂举动!跟谁学得的!还不好好蹲到那边去!”狗俨然极其懂事,便即刻到它自己原来地方去,只间或又象想起什么似的,轻轻的吠几声。 

雨落个不止,溪面一起烟。翠翠在船上无事可作时,便算着老船夫的行程。她知道他这一去应到什么地方碰到什么人,谈些什么话,这一天城门边应当是些什么情形,河街上应当是些什么情形,“心中一本册”,她*如同眼见到的那么明明白白。她又知道祖父的脾气,一见城中相熟粮子上人物,不管是马夫火夫,总会把过节时应有的颂祝说出。这边说,“副爷,你过节吃饱喝饱!”那一个便也将说,“划船的,你吃饱喝饱!”这边若说着如上的话,那边人说,“有什么可以吃饱喝饱?四两肉,两碗酒,既不会饱也不会醉!”那么,祖父必很诚实邀请这熟人过碧溪岨喝个够量。倘若有人当时就想喝一口祖父葫芦中的酒,这老船夫也从不吝啬,必很快的就把葫芦递过去。酒喝过了,那兵营中人卷舌子舔着嘴唇,称赞酒好,于是又必被勒迫着喝第二口。酒在这种情形下少起来了,就又跑到原来铺上去,加满为止。翠翠且知道祖父还会到码头上去同刚拢岸一天两天的上水船水手谈谈话,问问下河的米价盐价,有时且弯着腰钻进那带有海带鱿鱼味,以及其他油味、醋味、柴烟味的船舱里去,水手们从小坛中抓出一把红枣,递给老船夫,过一阵,等到祖父回家被翠翠埋怨时,这红枣便成为祖父与翠翠和解的东西。祖父一到河街上,且一定有许多铺子上商人送他粽子与其他东西,作为对这个忠于职守的划船人一点敬意,祖父虽嚷着“我带了那么一大堆,回去会把老骨头压断”,可是不管如何,这些东西多少总得领点情。走到案桌边去,他想“买肉”人家却不愿接钱,屠户若不接钱,他却宁可到另外一家去,决不想沾那点便宜。那屠户说,“爷爷,你为人那么硬算什么?又不是要你去做犁口耕田!”但不行,他以为这是血钱,不比别的事情,你不收钱他会把钱预先算好,猛的把钱掷到大而长的钱筒里去,攫了肉就走去的。的明白他那种性情,到他称肉时总选取好的一处,且把分量故意加多,他见及时却将说:“喂喂,大老板,我不要你那些好处!腿上的肉是城里人炒鱿鱼肉丝用的肉,莫同我开玩笑!我要夹项肉,我要浓的糯的,我是个划船人,我要拿去炖葫萝卜喝酒的!”得了肉,把钱交过手时,自己先数一次,又嘱咐屠户再数,屠户却照例不理会他,把一手钱哗的向长竹筒口丢去,他于是简直是妩媚的微笑着走了。屠户与其他买肉人,见到他这种神气,必笑个不止…… 

翠翠还知道祖父必到河街上顺顺家里去。 

翠翠温习着两次过节两个日子所见所闻的一切,心中很快乐,好象目前有一个东西,同早间在床上闭了眼睛所看到那种捉摸不定的黄葵花一样,这东西仿佛很明朗的在眼前,却看不准,抓不住。 

翠翠想:“白鸡关真出老虎吗?”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白鸡关。白鸡关是酉水中部一个地名,离茶峒两百多里路! 

于是又想:“三十二个人摇六匹橹,上水走风时张起个大篷,一百幅白布铺成的一片东西,先在这样大船上过洞庭湖,多可笑……”她不明白洞庭湖有多大,也就从没见过这种大船,更可笑的,还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却想到这个问题! 

一群过渡人来了,有担子,有送公事跑差模样的人物,另外还有母女二人。母亲穿了新浆洗得硬朗的蓝布衣服,女孩子脸上涂着两饼红色,穿了不甚合身的新衣,上城到亲戚家中去拜节看龙船的。等待众人上船稳定后,翠翠一面望着那小女孩,一面把船拉过溪去。那小孩从翠翠估来年纪也将十三四岁了,神气却很娇,似乎从不曾离开过母亲。脚下穿的是一双尖头新油过的钉鞋,上面沾污了些黄泥。裤子是那种泛紫的葱绿布做的。见翠翠尽是望她,她也便看着翠翠,眼睛光光的如同两粒水晶球。有点害羞,有点不自在,同时也有点不可言说的爱娇。那母亲模样的妇人便问翠翠年纪有几岁。翠翠笑着,不高兴答应,却反问小女孩今年几岁。听那母亲说十三岁时,翠翠忍不住笑了。那母女显然是财主人家的妻女,从神气上就可看出的。翠翠注视那女孩,发现了女孩子手上还戴得有一副麻花绞的银手镯,闪着白白的亮光,心中有点儿歆羡。船傍岸后,人陆续上了岸,妇人从身上摸出一铜子,塞到翠翠手中,就走了。翠翠当时竟忘了祖父的规矩了,也不说道谢,也不把钱退还,只望着这一行人中那个女孩子身后发痴。一行人正将翻过小山时,翠翠忽又忙匆匆的追上去,在山头上把钱还给那妇人。那妇人说:“这是送你的!”翠翠不说什么,只微笑把头尽摇,且不等妇人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就很快的向自己渡船边跑去了。 

到了渡船上,溪那边又有人喊过渡,翠翠把船又拉回去。第二次过渡是七个人,又有两个女孩子,也同样因为看龙船特意换了干净衣服,相貌却并不如何美观,因此使翠翠更不能忘记先前那一个。

今天过渡的人特别多,其中女孩子比平时更多,翠翠既在船上拉缆子摆渡,故见到什么好看的,极古怪的,人乖的,眼睛眶子红红的,莫不在记忆中留下个印象。无人过渡时,等着祖父祖父又不来,便尽只反复温习这些女孩子的神气。且轻轻的无所谓的唱着: 

“白鸡关出老虎咬人,不咬别人,团总的小姐派*。……大姐戴副金簪子,二姐戴副银钏子,只有我三妹没得什么戴,耳朵上长年戴条豆芽菜。” 

城中有人下乡的,在河街上一个酒店前面,曾见及那个撑渡船的老头子,把葫芦嘴推让给一个年青水手,请水手喝他新买的白烧酒,翠翠问及时,那城中人就告给她所见到的事情。翠翠笑祖父的慷慨不是时候,不是地方。过渡人走了,翠翠就在船上又轻轻的哼着巫师十二月里为人还愿迎神的歌玩—— 

你大仙,你大神,睁眼看看我们这里人! 
他们既诚实,又年青,又身无疾病。 
他们大人会喝酒,会作事,会睡觉; 
他们孩子能长大,能耐饥,能耐冷; 
他们牯牛肯耕田,山羊肯生仔,鸡鸭肯孵卵; 
他们女人会养儿子,会唱歌,会找她心中欢喜! 

你大神,你大仙,排驾前来站两边。 
关夫子身跨赤兔马, 
尉迟公手拿大铁鞭! 
你大仙,你大神,云端下降慢慢行! 
张果老驴得坐稳, 
铁拐李脚下要小心! 

福禄绵绵是神恩, 
和风和雨神好心, 
好酒好饭当前阵, 
肥猪肥羊火上烹! 

洪秀全,李鸿章, 
你们在生是霸王, 
杀人放火尽节全忠各有道, 
今来坐席又何妨! 

慢慢吃,慢慢喝, 
月白风清好过河。 
醉时携手同归去, 
我当为你再唱歌! 

那首歌声音既极柔和,快乐中又微带忧郁。唱完了这歌,翠翠觉得心上有一丝儿凄凉。她想起秋末酬神还愿时田其中的火燎同鼓角。 

远处鼓声已起来了,她知道绘有朱红长线的龙船这时节已下河了,细雨还依然落个不止,溪面一起烟。 

九 


祖父回家时,大约已将近平常吃早饭时节了,肩上手上全是东西,一上小山头便喊翠翠,要翠翠拉船过小溪来迎接他。翠翠眼看到多少人皆进了城,正在船上急得莫可奈何,听到祖父的声音,精神旺了,锐声答着:“爷爷,爷爷,我来了!”老船夫从码头边上了渡船后,把肩上手上的东西搁到船头上,一面帮着翠翠拉船,一面向翠翠笑着,如同一个小孩子,神气充满了谦虚与羞怯。“翠翠,你急坏了,是不是?”翠翠本应埋怨祖父的,但她却回答说:“爷爷,我知道你在河街上劝人喝酒,好玩得很。”翠翠还知道祖父*兴到河街上去玩,但如此说来,将更使祖父害羞乱嚷了,因此话到口边却不提出。 

翠翠把搁在船头的东西一一估记在眼里,不见了酒葫芦。翠翠嗤的笑了。 

“爷爷,你倒大方,请副爷同船上人吃酒,连葫芦也吃到肚里去了!” 

祖父笑着忙作说明: 

“哪里,哪里,我那葫芦被顺顺大伯扣下了,他见我在河街上请人喝酒,就说:‘喂,喂,摆渡的张横,这不成的。你不开槽坊,如何这样子!把你那个放下来,请我全喝了吧。’他当真那么说,‘请我全喝了吧。’我把葫芦放下了。但我猜想他是同我闹着玩的。他家里还少烧酒吗?翠翠,你说,……” 

“爷爷,你以为人家真想喝你的酒,便是同你开玩笑吗?” 

“那是怎么的?” 

“你放心,人家一定因为你请客不是地方,所以扣下你的葫芦,不让你请人把酒喝完。等等就会为你送来的,你还不明白,真是!——” 

“唉,当真会是这样的!” 

说着船已拢了岸,翠翠抢先帮祖父搬东西,但结果却只拿了那尾鱼,那个花褡裢;褡裢中钱已用光了,却有一包白糖,一包小芝麻饼子。两人刚把新买的东西搬运到家中,对溪就有人喊过渡,祖父要翠翠看着肉菜免得被野猫拖去,争着下溪去做事,一会儿,便同那个过渡人嚷着到家中来了。原来这人便是送酒葫芦的。只听到祖父说:“翠翠,你猜对了。人家当真把酒葫芦送来了!” 

翠翠来不及向灶边走去,祖父同一个年纪青青的脸黑肩膊宽的人物,便进到屋里了。 

翠翠同客人皆笑着,让祖父把话说下去。客人又望着翠翠笑,翠翠仿佛明白为么被人望着,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走到灶边烧火去了。溪边又有人喊过渡,翠翠赶忙跑出门外船上去,把人渡过了溪。恰好又有人过溪。天虽落小雨,过渡人却分外多,一连三次。翠翠在船上一面作事一面想起祖父的趣处。不知怎么的,从城里被人打发来送酒葫芦的,她觉得好象是个熟人。可是眼睛里象是熟人,却不明白在什么地方见过面。但也正象是不肯把这人想到某方面去,方猜不着这来人的身分。 

祖父在岩坎上边喊:“翠翠,翠翠,你上来歇歇,陪陪客!”本来无人过渡便想上岸去烧火,但经祖父一喊,反而不上岸了。 

留言框

  • 产品: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省份:

  • 详细地址:

  • 补充说明: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联系方式
  • 电话

    18369688517

在线客服